尋找日常中的服務實踐-專訪張玉漢學長

圖:2018.04.21 幽竹小塾 X 臺藝講堂「藝術駐村的公共性」系列論壇-「藝術的跨域實踐」

學長目前為藝政所博士候選人,同時擔任台北當代藝術館副總監。過去大學及碩班階段就讀政治系、政治所,畢業後在立法院從事立委助理多年,研究領域也是兩岸研究。30歲以前壓根沒想到自己會一頭栽入藝術文化的領域。因緣際會下,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了2007年西門紅樓創意市集計畫,大量的接觸藝文從業人員,也看到了從業人員的ㄧ些發展困境,因此也讓玉漢學長開始對藝術文化領域產生興趣,進而再去修讀了文創所,讓自己接觸到館所經營的領域,最後到藝政所修習博士班,讓自己更加多元的接觸文化治理的議題。

文化近用的實踐

訪談的過程中,「來看看有甚麼有意義的事情可以推推?」玉漢學長如是說。學長笑著說可能從20多歲就在立法院服務經驗,因此養成了公共服務的習慣,有時候覺得有甚麼事情可以去推動,對這個社會有點幫助,而且自己也有點能力,也就會想辦法去推動。

就如同2015年台北藝穗節發生障礙者近用事件時,國內開始討論起藝文機構該如何做好「無障礙環境推廣」。當時在藝術村擔任行政經理的學長就率先邀請講師來對同仁提供教育訓練,並希望能在軟硬體等部分提供無障礙的服務。

「拔掉眼鏡,你也是個不方便者」,這句話影響玉漢學長很深,因此即便現在到台北當代藝術館服務,學長也認為即便一個座落在古蹟的美術館,應該也可以努力的嘗試無障礙環境的建置,因為當古蹟都可以做到無障礙環境時,其他新建設、新營運的美術館都應該跟上腳步。學長也談到現在有幸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這樣一個具有影響力的美術館服務,也希望能藉由各方的幫助讓MOCA成為台灣對外的國際櫥窗、國民外交的基地,同時也讓國內優秀藝術家能藉由此平台發光發熱。還有如同過往在寶藏巖共生聚落服務時,有鑑於老一輩居民的逐漸凋零,學長也鼓勵中生代及新生代的居民站出導覽,分享自己住在寶藏巖的故事,同時也藉此讓第三代、第四代的居民能更瞭解寶藏巖的故事。

圖:2018.10.24台藝大藝政所演講「策展的眉眉角角_藝術品展覽與商品化的法律問題」

玉漢學長說「我很幸運從公共事務的領域出發,然後落到藝術文化的領域發芽」,雖然自己不是藝術家或策展人出身,但希望自己能用自己過往從事公共事務的經驗,來幫藝術文化領域做點事情。以前在立法院修正法案時,所做的是去諮詢跟研讀,然後提出修法意見,現在自己第一線在現場,所以看的事情就更加深刻。同時學長也認為從出社會一路過來,發現常遇到講得比做的多的人,但許多難題始終停在原點難以進展。所以希望透過自己微薄的力量,讓藝文圈的朋友所遇到的ㄧ些疑難雜症,能想辦法往前邁進一步。

學長認為到藝政所就讀後,對自己最有幫助的是訓練出建構知識的方式,讓自己可以在繁忙的生活中,更快的抓到問題的核心,找到解決的方法。另外藝政所也讓自己能更多元的接觸文化治理相關的議題,不僅僅在博物館經營管理、視覺藝術政策外,還可以接觸到文化影響評估、智庫連結、社會企業責任等不同的研究議題,增加許多面向的接觸跟理解,有助於思考相關經營管理或政策的規劃。

對報考藝政所考生的叮嚀

最後,學長也分享了ㄧ些個人的看法給即將成為藝政所學弟妹的考生。有鑑於高等教育普及,大家可能要先思考好為何想要來讀藝政所的原因,先問自己想來的目的,才會在這過程知道往哪前進,如此在遇到學習過程的瓶頸時比較容易找到出路。

另外藝政所是一個包容的系所,也是一個實踐力跟行動力非常強的系所,因此在就讀期間可能會有許多的機會接觸跟參與到第一線正在發生的文化事件,而參與的過程一定會犧牲自己的時間,如何在學業跟參與公共事務間分配好時間,是相當重要的事情,這也就跟論文寫作最重要的「取捨」是相同的,學習好取捨才能讓自己在學習的過程不落拍。最後就是透過課堂的理論學習跟實務的參與,要能形塑出自己對事情判斷的一套想法,不跟著人云亦云,這樣才能讓「這個學位不只是個學位」,完成學業後也對未來的職涯能有幫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