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代:舵手指南4-藝術如何發揮社會影響力?讓我們去日本找答案(下)

私人美術館的時代

日本私人美術館的成立目的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企業主個人的收藏興趣,不藏私地與更多人分享;一種是事業體的一部分,型塑企業特有的人文氣息。此次參觀的出光美術館與森美術館分別屬於上述兩種類型。私人美術館的規模或許無法和公立美術館相比,大部分隱身在商辦大樓或購物中心的一角,藝術與商業彼此相輔相成,在展覽策畫與場館服務的精緻度上絲毫不遜色於公立美術館。

 

藏家品味的交流聚會—出光美術館(Idemitzu Museum

出光美術館由出光興產株式會社於1966年成立,所有的藏品皆是創辦人中野和九的收藏,含括日本書畫、東亞各地的陶瓷等共計一萬五千件藏品,每年策畫5至6檔展覽。此次參觀的是「江戶琳派藝術展」,琳派起源於京都,後傳至江戶地區,以金箔與裝飾性的花鳥圖樣為特色,江戶地區的琳派喜臨摹經典作品,並增添描繪花街尋歡的浮世繪題材。館方細心地進行原作與臨摹的分析比較,考究畫作的時代背景,另租售放大鏡供欣賞畫作細節。館外設有面向皇居的休憩區,從大片落地窗可看到寬廣的護城河與翠綠的樹叢,有別於印象中高樓密布的東京。紀念品區配合每檔展覽設計專屬紀念品,滿足了觀眾欲將作品帶回珍藏的慾望。美術館空間雖小卻五臟俱全,提供了喜愛書畫與陶瓷藝術者相聚的好去處。

 

7

 

 

六本木藝術金三角—森美術館(Mori Art Museum

森美術館是森集團旗下森藝術中心的核心,位於森集團建設的六本木之丘53樓內,此都市規劃案期望打造一處商業與藝術共存的生活圈。森美術館與鄰近的國立新美術館、與商場共構的三多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剛好形成一個大三角,彼此結盟成「六本木藝術金三角」,館際間的結盟不僅有利於業務合作與彼此拉抬,更有助於六本木地區的觀光發展。此次拜訪適逢森美術館與國立新美術館、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聯手合辦「Sunshower:東南亞當代藝術大展」,東南亞各國文化與社會議題之複雜性藉由當代藝術形式一次呈現,若非擁有如南調史生館長般廣闊的人脈關係與溝通協調能力,實難促成如此豐富多元的大展。

 

 

910

 

藝術與社會的共生關係

此次去日本的動機之一,以及發想出「藝術的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 of Art)的主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到仙台媒體中心(Sendai Mediatheque)「Center for Remembering 3.11」活動的啟發。仙台媒體中心位於熱鬧的定禪寺通上,由伊東豊雄以「都市裡的水族館」為概念設計,13根猶如海草的結構柱支撐起整棟建築,外觀全數由雙層玻璃構成,映照出街道上高大翠綠的櫸樹。地下二層到地上七層的空間包含圖書館、數位媒體資料庫、展覽會場、活動空間,每年協辦仙台爵士音樂節、仙台光之祭典等活動。

 

在311大地震發生時,奇蹟似的只有七樓天花板與部分玻璃損壞,接待我們的清水有先生更帶我們爬上屋頂的避難平臺,體驗地震發生時避難的感覺,也居高臨下的觀看仙台市容。地震發生近2個月後,仙台媒體中心很快的於5月3日承擔起收集與傳遞災情資訊的平臺任務,市民、專家學者和工作人員聯手藉由照片、影像、聲音和文字記錄各地災情與復原情況,後續更將收集到的資訊放上網路平臺,以不同的主題在媒體中心內展示,甚至製作成學校教材。文字與影像的力量讓宮城縣民體會到自己與他人同為苦難共同體,進而凝聚了災後重建的向心力,更療癒了受災居民的心。

 

 

1112

 

類似仙台媒體中心的複合式空間、藝文替代空間在日本遍地開花,它們清楚意識到除了堅守自身的藝文專業,一切的所作所為還是必須回歸到人身上,與在地居民、地方政府、產權所有者建立共生互利的相處模式,如此才能確實的在地方扎根,衷於理念的產生社會影響力。此次還參訪了由國中校園改建的「3331千代田藝術中心」,以及進駐橫濱郵輪公司倉庫的「BankART Studio NYK」,兩者都是支援藝文工作者,又與在地居民保持良好關係的組織,可惜命運大不相同。

 

記憶與生活的一部分—3331千代田藝術中心

3331千代田藝術中心除了出租空間給藝文工作者,不定時舉辦展演活動,更保留了社區居民對學校的記憶。居民可以自由地在園區內休憩,租借體育館打籃球或辦活動,上到屋頂開闢屬於自己的農場,每日下午五點可聽到學校鐘聲響徹整個社區,想必許多從這所國中畢業的居民會從鐘聲中憶起過往美好的校園時光。藝術中心已成為社區居民生活的一部分,儘管周遭正在大興土木進行新建設,居民對地方的認同打消了地方政府拆掉校舍的念頭。

 

 

1314

 

倉庫裡的藝術世界—BankART Studio NYK

BankART Studio NYK以展演、出版、課程、研討會等多元形式支持國內外年輕藝術家,室內盡量保留倉庫的原貌,應用窗外或天井投射進屋內的自然光線為作品打光,收集遭遺棄的木材打造天然的隔音牆,營造出不同於白盒子的另類展演空間。可惜房產所有權屬於私人的郵輪公司,已決定明年4月後收回經營權,政府與民眾難以藉由利害關係人身份干預私人決策,幸好該組織在藝文圈的長期耕耘已累積廣大的支持群眾,在其他地方亦有新的計畫在進行中,未來的發展值得期待。

 

 

1516

 

迎接藝術管理的時代,你準備好了嗎?

感謝讀到此處的你,跟著我們巡禮了即將到來的臺灣新美術館運動,遊歷了日本的美術館、博物館與替代空間。你或許會想,有了這麼多實際案例可供觀摩,為什麼還要進入藝政所這個學術領域?的確,借助國外案例有可能發揮事倍功半之效,卻也有可能陷入SOP(我們稱之為「處方知識」)的陷阱內,我們知道可以怎麼做,卻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例如:我們知道新時代的美術館必須扎根地方,成為與民眾建立關係的公共場域,於是我們依照國外經驗引進餐廳、辦講座、工作坊,卻依然無法吸引到在地居民。這時傅柯(Foucault)可能會點醒你:「別忘了美術館根深蒂固的殿堂形象,在你的一言一行間透露出連續、協調、隱蔽的規訓,是對地方居民進行權力施加。」布爾迪厄(Bourdieu)則會直言:「你對社區的場域關係了解多深?先認識場域內不同的能動者,與掌握最多資源者建立關係,由他來搭建居民與美術館的橋梁。」而哈伯瑪斯(Habermas)會提醒你:「拋棄試圖主導一切的工具理性思維,回到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與理解的溝通理性機制,讓美術館成為一處文化公共領域吧!」

 

藝政所的訓練在於協助我們脫離處方知識的制約,經由學術理論與實務經驗的交叉辯證,讓我們不斷自我反思,甚至打掉重練,鍛練邏輯思考能力。無論是政府文化部門、美術館、博物館、劇場、基金會、替代空間等藝文組織的藝術管理者,在扮演多方的中介角色時,除了豐富的實務經驗,學術訓練所培養的宏觀視野將帶領你直搗問題核心。下一趟旅行即將啟程,歡迎你加入我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